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晋友休闲居*中老年文学园地

本晋友群人员主创的文学作品,体现了晋友 中老年群体的文化特点。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将本群人员的作品以个人网名为专集的《文学园地》请更多的朋友欣赏,点评。 《乐在其中专集》为本人原创文章。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的知青岁月 一位老知青下乡的纪实  

2015-07-30 19:25:38|  分类: 张宁静专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在中国特定的历史大背景下,一代人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书写成的历史,这段历史让后人看到的是那个特殊时期青年人的狂热和执著,无私与虔诚。于是,在那个悲剧的年代里,他们的行动,自然也就带上了悲剧的色彩。

知青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历史,它留给我们的是经历、苦难、财富、沉思······

难忘的知青岁月

一位老知青下乡的纪实

下乡插队的由来

1965年初夏,我即将初中毕业。同学们正在紧张地复习功课,迎接中考。那时,我还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成绩一直保持在前10名,自信一定能考上高中。根据这次中考成绩,升入高中没有问题;如果将来发展好,也可能考上大学,继续深造。结果,出乎预料,偏偏没有被录取,当时我头脑一片茫然,不知所措。心想:“完了,一切都完了”!觉得没脸见人,老是低着头走路。后来,通过了解才知道,是因为政审不合格被刷下来的。其原因是父亲的历史问题。父亲是早年山西大学堂毕业的学生,又考入黄埔军校西安分校,曾担任过国民党区分部委员。囿于当时“阶级斗争“的形势,父亲的问题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别无选择,下乡插队已成定局。我永远失去了求学深造的理想之梦。

我永远忘不了1965819日,“我光荣地被批准下乡插队”,学校召开了欢送会,也算是对我们“宽厚有加”。我们32名初、高中毕业生胸戴大红花,乘坐大卡车,被送往榆次县东阳公社南庄生产大队插队。

我之所以难忘这一天,不仅是因为我们从此离开了城市,告别了父母、兄弟、老师、同学,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农村,成为一名农民,而且还因为欢迎我们的大队部会议室墙上张贴的农业技术宣传广告上,有人私自在多处写着:“不稀罕你们”的标语。我不由暗自深思:我们强迫自愿来到这里插队,这里却不稀罕我们。这以后,我们如何在这里生存?离别家的凄苦,前途未卜的惶恐,不受欢迎的尴尬,致使我们的思想包袱更加沉重,我们不知道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将怎样度过?!后来,我和同学们谈起感受时,大家竟然和我一样,惶恐不安,大家只好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随遇而安。

那时,我们32名下乡知青被安置到村里的一个四合院(旧大队)居住,参加劳动分别安插到各小队,大队派出来一名社员给知青集体食堂做饭。从此,我们开始了近8年的漫长艰苦偶尔也有快乐的知青岁月``````

                劳动的艰苦与快乐

知青是全国正式场合的称呼,而当地叫插队青年。插队要想在农村生存就需要过劳动关,农村人叫受苦。农村看一个人最紧要的是看你能不能受苦。当时,我们是刚离学校才1617岁的学生,农村繁重的体力劳动,对我们来说,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下乡插队的当年,正遇大旱年景。“秋分”种小麦时,地旱的种不进去,只好担水种小麦。我们男知青和社员一样,一人一条扁担和两只桶,从很远的地方担水,一担水沉甸甸的,压在我们肩上,累的直不起腰来,很多知青肩膀被压破或红肿,一旦歇下来,躺在地上就不想起来了。由于超负荷的劳动,使我的肩膀至今显出一肩高一肩低的畸态。尽管很苦很累,我们还是咬紧牙关、头顶烈日、日复一日坚持着。这也就是下乡插队后的第一次考验,但我们还是挺过来了,因为我们下乡插队时就有了吃大苦,耐大劳的思想准备······

秋收季节,我们每天迎着朝阳出工,顶着星星收工,一出勤两送饭。深秋,饭送到地里就凉了,有时将就着吃,有时点燃柴火热热再吃。繁重的体力劳动,让我们饭量大增,身体也壮实了很多。当时,粮食很紧缺,于是我们学会了节俭,并延续至今。

白天的劳动是很紧张的,晚上还得挑灯夜干,诸如挖干渠和退水渠以及打谷场。记得有一次,将180斤重的大麻袋压在我肩上,我屏住气,努力挺住,仿佛觉得骨头就要被压断了一样,脚步站也站不住,一直向前扑走了好几步,才算没倒下。一位老农脱口对我说:“后生,还算可以!”“当我看见你向前扑走的样子,我几乎吓坏了。”又说:“小伙子算你命大,如果你当时趴下,这辈子就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经过这样的艰苦锻炼,我扛麻袋不在话下,上房,上下梯子自如,我想:这是体力加毅力的结果。

那时,农业学大寨正方兴未艾,农闲根本没有农闲。寒冬腊月、北风刺骨,修大寨田、平整土地、积肥。我们冒着风雪,喊着号子苦干的场景让人记忆犹新。在那难忘的峥嵘岁月里,我们在广阔的天地里洒下了多少青春更多的汗水。

春天,如遇大旱的季节,必须浇地才能下种。整个春天,我披着小队的羊皮袄,提着饭罐和桅灯,拿着铁锹在空旷的晋中平原夜以继日地浇地。晚上,夜幕茫茫,不见人影,只有月亮和星星伴随着我。有一次,我在独行浇地的荒野,曾碰到狼跑到我的面前。相持了一会,大概是看见我拿着铁锹和桅灯就跑了。整个春天,我吃住在田间地头,晚风吹得人倦困时,就把坟头当做枕头,其中的艰苦真是可想而知······

夏天,到了收麦的时候,农村称“龙口夺食”。凌晨3点,就得起来割麦。我们和社员们一样,一字排开,一人4垄麦。那里的垄很长,足有两里长。一位老农告诉我:“蹲下来就别起来,不能一会蹲一会起来,不然就坚持不住了”。我们顶着烈日,汗流浃背口舌干渴时,就跑到水渠旁,沽沽的喝个饱······

经过几年的劳动锻炼,我们知青插队生学会了锄地、间苗、撒粪、割庄稼、赶车、耕地等一系列农活,有的同学还成了全把式,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被社员们评为全劳力(拾分工)。一年下来,我挣了420多个工。但在当时公社的体制下,生产队没有什么副业,并且生产力低下,工分值很低,我所在的生产小队算是分工值高的,每个工7角,扣除伙食摊销等,也余不下多少。有位女知青王某某,经过艰苦的劳动,一年下来挣了200多个工,这在村里的妇女中算是最高的,扣除伙食摊销外,还欠了40 多元钱。为此,她气的大哭了一场。在那粮食紧缺的困难年月,我们插队知青食堂还发生过因没粮开灶,担任事务长的插队生王某某,险些造成自杀的悲剧。

那年,村里搞四清运动,晚上经常开会开到晚上11点多钟,加上白天的劳累,真是困得要命。如果不开会,就到社员家帮助扫盲。经过两年多的时间,使村里的一些社员在我们的帮助下脱了盲,能阅读看报了。当时,我们下乡知青把文化知识带到了农村,使落后的农村接触到了不少文化知识和新鲜事,从而使不少文盲农民走出了愚昧,开始接触到新型的文化知识。这也给封闭的农村注入了更多的活力······

在我们知青宿舍门口是一个小队的谷场,有一次由于看场人不慎引起了熊熊大火,黑烟滚滚。我们发现后凭着年轻人的朝气,奋不顾身地投入救火。一些知青的衣服被烧破了也全然不顾,冲锋在救火的最前列,与火魔进行顽强的搏斗······

            苦涩的插队生活

下乡插队,繁重的劳动尽管是艰苦的,但凭着年轻人的毅力,我们闯过来了,我们感到既自豪又快乐。但生活方面却始终充满了苦涩。当年国家拨给下乡知青的安置费是每人420元。其中:建房费240元,每人每月生活费8元,医药费每人每月3元集体使用,劳动工具四大件:铁锹、撅头、锄头、镰刀,半年后国家就不负担了。这意味着下乡插队的知青从此就和社员一样了,凭劳动挣工分吃饭。知青也就成了真正的农民了。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吃住是头等大事,但是一件也没有解决好,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村里用国家拨来的建房费盖知青宿舍竟然盖了6年之久,并且质量很差,墙体不垂直也不在一条线上,以至于知青返城时也没住上。当时,村里人戏弄说:“那么好的大队部能盖起,而大队旁边的茅房(厕所)却几年也盖不起。”漫长的近8年的知青岁月,我们一直住在旧大队。夏天还凑和,冬天18个男知青住在正房5间大厅里,生着一个泥砖火,加之知青们没有经验,时着,时灭。尤其是夜里,冻得大家很够呛,至今有很多的知青落下了腿疼的病根,那时大家最怕的是难熬的冬天。

我们下乡插队的南庄村地多人少,土地肥沃。历史上曾有:“宁舍大常一镇,不舍南庄一村”的美誉。但在当时的人民公社的体制下,生产力低下,又限制各种副业,工分值很低。粮食紧缺,每年才分40来斤小麦,吃顿白面条就好像是过年一样。在1967年的春天,改善生活吃面条时险些发生食物中毒的悲剧。事情是这样的,女知青赵某某、郝某某问事务长王某某要了一些“白面”出浆糊,贴炕围纸,结果怎么粘不上,水是水,面食面,便问事务长怎么回事,事务长说:“可能是时间长了“白面”失效了,倒给猪吃了吧!”结果三头大肥猪吃后,马上倒地死亡。此事惊动了做饭的大师傅。他过去一看大叫一声是中毒死的!他顿时也醒悟了,自己也用了这些“白面”(砒霜)做了面扑。便立即停止了做饭,好端端地吃顿白面条改善生活被搅黄了。侥幸的是用砒霜出浆糊死了三头猪,救了32条命。一时在当地被传为笑料。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后怕。

           严酷的政治形势

我们下乡插队期间,正值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年代,极左路线很盛行,名义上我们是落榜的中学生响应党的号召,下乡插队到农村,但实际上是因父母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政审不合格被刷下来的。所以,那时的下乡插队就带有更多的歧视和不公平,而我们插队恰恰赶上了所谓文化大革命最为动荡的年代,我们成了无人问津的弃儿,困难、歧视、迫害、危险、一切都得靠自己面对,于是我们承受了比后来的知青更多的痛苦和残酷,但是在我们老知青的眼中,每个人都抱着对理想主义的虔诚,是到最广阔的天地里为消灭三大差别而奋斗的。

然而,运动接着一个又一个,四清运动尚未结束,史无前例狂风吹来,天下大乱。虽然我们所在的村庄远离城市,较为平静,知青们仍坚守“广阔天地”。那些造反、夺权等文革轶事仿佛与我们不搭界,只是在热闹时聊聊,我们和社员一样,每天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安分守己的出工挣工分。当时,下乡知青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回到城里,当一名挣工资的工人······

但是在阶级斗争一浪高过一浪的形势下,由于我们下乡知青大部分家长都有这样那样的所谓问题,所以大家人人自危、战战兢兢,自觉矮人三分。尽管我们知青积极参加生产劳动,累活、脏活抢着干,艰苦的地方总是争着去,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雨水里滚、汗水里泡,努力改造着自己,尽力和社员打成一片,但仍改变不了“狗崽子”的命运。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参加小队的社员会,贫协组长吕某某带领解放军排长(在村四清的部队)把我揪出会场。说我无权参加社员会,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回宿舍的路上,我放声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更让人可笑的是四清工作队和大队召开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会议;却勒令我们几个下乡知青参加,而我们这几个知青的父亲一个是高干另一个是处级干部还有一个是科级干部等,现在想起来真叫人啼笑皆非······

有一次在地里劳动休息之余,贫协主任竟指着我们好几个下乡知青和一个外来户,生硬地训斥:“你们来这里劳动入社时并没有你们的资产,所以就得多劳动付出才行。”当时真叫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什么?·······让我深思不已。村里组织青年突击队我被迫参加,而我只能劳动,没有佩带袖章(青年突击队)的权利,受到了歧视。上述种种经历就是一代知青到农村插队所遭受苦难的缩影,也是一段经历,一段难以忘却的历史。

          返城后的深思

1971年,由于国家有关政策的变化,城市开始招收社会青年。文件规定:不足部分,可招收复员军人和下乡知青。我们知青终于盼到了新的转机。知青们高兴地彻夜难眠,返城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随着知青大量地返城,开始了新的生活,知青插队生活也随之结束了。

至今我们上山下乡,奔赴广阔天地的场面仍历历在目。青春热血在胸膛里升腾的情景仍记忆犹新。现在,上山下乡作为社会历史的一朵浪花已成为过去,并即将被遗忘。尽管上山下乡的知青们把一生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它,但我们这些亲历者对自己的不寻常历史却是铭心刻骨的。

在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结束后,一位国家领导人曾反思总结教训时坦言:国家花了300个亿,带来了三个不满意,国家不满意,家长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回顾那段艰难的上山下乡,对我的影响是相当深刻的,对我的磨练也是相当大的,它使我认识了社会,使我们走向了成熟,并能在面对各种困难时,想想下乡插队就什么也不怕了,勇敢面对,自强不息!

难忘的知青岁月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了,至今仍让我们记忆犹新,它是中国特定时期的一段难以忘却的历史,但这段历史不仅仅是留有苦涩的回忆,也有收获的快乐,更有深层的思索······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